美國之旅:文化、復健、活躍老化與長照

Written by Ching-yi Wu 吳菁宜 Wednesday, 22 August 2018 11:33
     很榮幸也很幸運獲得傅爾布萊特獎學金,使得自美返國工作多年後,有機會再度回到美國觀摩與學習,在我個人的研究學術發展、專業系所努力方向以及國際合作文化交流提升上,都有著顯著的意義。我的host institution and professor是南加大肌動學與物理治療學系教授Carolee Winstein。 Dr. Winstein的專長在於神經復健,為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所贊助的大型臨床試驗的主要主持人之一,專長橫跨心理學、神經生理、神經科學與神經行為科學。Dr. Winstein在經過主持臨床試驗以及相關研究之後指出,目前發展出許多針對慢性中風的新興治療手法,研究顯示有成效,但沒有比控制組來的顯著有效,這樣的結果引發下一步研究重點的討論,在進行大型研究之前,有必要回過頭再好好的檢視這些治療手法中的主要治療要素,其改善中風患者表現的機制為何?唯有將各治療要素產生成效的機制深入瞭解之後,才能更清楚的結合各種要素,以達到更有效的治療成果。 另外,對於患者的主觀感受、心理作用,例如患者的自我效能感,應與客觀的生理機能改善同樣受到重視。  患者對自己的效能感受,會影響其訓練的動機、訓練的成效,主觀效能感受是否還能有更深遠的影響,仍待進一步的探研。而外在環境對當事者的影響,也是不容小遽。社會、認知因素的交互作用,如何影響到患者的健康恢復、生活品質等,值得加以重視。      除此之外,隨著台灣高齡化的社會來臨,職能治療以及健康專業團隊需要思考如何在長者老化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以及如何架構無縫接軌的老人服務,提供社會上共同需求的醫療照顧服務,以便能協助每位長者保護/愛惜自己,跨越質疑/不安,讓晚年生活更安穩,不是要拯救性命,而是一起與長者重拾生命的意義直到最後一刻。在美國,我去參觀了Jewish Home,這是由私人非營利機構所建構的老人安所,屬於PACE(Program of All-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計畫。在老人之家中,有老人的住所,也有護理之家、養護中心、提供不同身體狀況的老人適當、安全的生活環境,日間健康活動中心,為有必要者提供復健服務,也於需要時安排外在醫院的治療服務等。而另一個參訪地點是聖地牙哥的La Jolla Village,也是私人經營的企業,採用持續照顧方案,從健康老人的住家,到老化後產生慢性疾病的護理之家或記憶病房,都在同一機構內,使得老人不用擔心生病後沒有人照顧與安置。其中心有各式的動態與靜態的活動,有各功能的空間,如電影室、演講廳、桌球室、電腦室、美容院等等,供老人生活娛樂所需。若仍住於自家社區中的老人,也有日間健康中心可參加,如Sunflower Day Health Care Center之類的私人日間健康中心。此中心由社工、護理人員、物理、職能治療師各專業人員所組成,提供有 Medicaid之老人的健康中心,每天有四個小時的活動,由各專業設計有益於老人身心健康的方案,同時,也監控老人的身體狀況,於必要時送醫看診。整體而言,該類之健康中心的核心精神,是做預防性的治療,減緩老人發生疾病的年齡,提高老人的生活品質,預防醫學花費的社會成本低,延緩老人產生退化性疾病的時間, 卻可節省龐大的醫療資源,值得台灣借鏡,也在此建議台灣能夠在預防醫學上,投資更多的金錢與專業人員,共同來守護我們的長者。      在文化活動上,本人很幸運的度過許多重要節日,包括萬聖節、感恩節、聖誕節、Pasadena 花車遊行。萬聖節之日,許多兒童出遊,衣服別出心裁,到各戶要糖果,也有商店開門發糖果,流露著愛護該區的兒童之心。萬聖節期間,本人恰到紐奧良參加會議,因此看到紐奧良當地的遊行,由各民間團體組成團隊,或車子改裝或成群舞會,在主要街道上遊行,兩道擠滿人潮觀看,大家同樂,喜慶氣氛瀰漫在整個城市中,是個令人難忘的節日。而感恩節,本人受到洛杉磯朋友的邀請到家中作客吃火雞,家家戶戶燈火通明熱鬧異常,且許多學子趕回家中共度感恩節,洛杉磯一條條的高速公路車燈不斷,燈景如溪流一條條交錯著,成為另一種奇觀。但最重要的是一顆感恩的心,珍惜現有的生活、社會秩序、文明禮節,大家共同維護這得來不易的安樂日子。洛杉磯最具有特色的莫過於一年一度的花車遊行,今年於一月二日舉辦,本人亦參與這個盛會。今年是職能治療一百週年慶,所以特別準備花車遊行,藉以宣傳職能治療的精神。能夠參觀這百年一次的職能治療花車,與有榮焉,更期許自己能夠以專業智能為台灣社會、台灣老人盡一份心力。      最後,在這半年期間,我亦參觀幾家知名的職能治療學系,包括南加州大學、加州州立大學、紐約大學、石溪大學、塔夫茨大學,每個學校各有其特色,南加州與紐約大學,有職能治療博士的課程,該課程能夠強化治療師的思考推理能力,在臨床上具備研發創新的能力,對於專業的紮根與成長具有重大貢獻。台灣目前並沒有職能治療科學博士的方案,是否需要移植相關的課程,仍待進一步討論。而石溪大學的職能治療碩士班,課程內容充實,其中一特色是對專業的推廣與遊說,並藉由職能治療週,帶領學生跟州立委員們進行遊說,這是非常珍貴的學習與經驗,也是台灣職能治療課程所欠缺的。在我們思考如何讓學生體認自己的專業,並能跟關心專業的社會各階層人士進行宣傳時,石溪大學的作法是值得參考的。加州州立大學則有很豐富的臨床見習實習醫院與單位,且該大學的入學申請競爭相當激烈,很多是UCLA的大學畢業生來申請,由此可知職能治療在美的發展蓬勃,為大學生所嚮往的專業之一,若能促進台灣與美國學生的互訪,必有助於台灣職能治療學生對專業的認同與向心力。塔夫茨大學的特色為跨科跨領域的合作,與兒童發展、機械工程、心理學等都有合作的研究方案,令人印象深刻。      六個月的訪問學者,時間不算短,但仍意猶未盡,在這半年中,沈浸在神經復健的學術殿堂,洛杉磯的文化活動,美國的節日歡慶,對於充實個人的涵養學識,文化體驗,助益良多,也帶給我更多的想法與思考,俾能在專業、學系、國際交流、文化融合有更多的成長與促進。  

Fulbright 訪問學者之行:加州灣區文化體驗

Written by Yu-Yang Lu 盧煜煬 Wednesday, 25 July 2018 13:04
     很榮幸獲得2107年傅爾布萊特資深訪問學者獎學金,有機會到 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 (SJSU) 當訪問學者半年。期間,與Department of Marketing and Business Analytics的 Oliver Yu教授共同進行Technological Foresight方面的研究,達成原先設定的目標。並參與了 Yu教授主辦的北京清華EMBA班矽谷參訪活動,拜訪IBM、Google及Plug and Play育成中心,收穫良多。除了在 SJSU 做研究外,也代理該校教授上了六小時的 Quantitative Analysis課程,體驗美國大學的課堂情況。在矽谷的大學中,有許多來自他國的學生,從授課過程中,可發現學生中還是有東西方的差異。西方學生比較勇於課堂上發問,東方學生則傾向於課後再找老師討論,不知是語言能力的限制,還是養成教育所造成的?十月中,我將研究多年的主路徑分析概念與應用,對SJSU管理學院老師做演講,和參與老師們進行相當熱烈的討論。        本人參與了兩次的 Fulbright Visiting Scholars Enrichment Program,與來自世界各地在加州灣區各校的訪問學者交流。Northern California Fulbright Visiting Scholar Enrichment Program 在 Liliane Koziol 博士的帶領下,於舊金山附近辦了許多精彩的活動,活動過程中可看到 Fulbright Advisory Board成員都全力支援,更動員其眷屬來幫忙,投入的精神令人感佩。2017.10.21傍晚在 Global Health Atrium舉辦 Bay Area Welcome Reception,許多在 Stanford Univ. 與 UC Berkeley 的訪問學者就近參加外,遠道而來的就屬我與另一位從 UC Davis來的訪問學者。活動中,主辦單位介紹主辦團隊成員,讓訪問學者認識未來可能會聯繫的對象,並讓參與者介紹自己的母國與研究領域。在簡單的茶會中,大家隨意聊天,互相進一步認識,最後並拍照留念。        為了讓大家有更多的交流,Enrichment Program於2017.10.27 – 10.29在舊金山 Marin Headlands舉辦三天兩夜的活動。 Marin Headlands 是一個僻靜的海邊,可眺望浩瀚的太平洋。是過去具歷史地位的軍事要地,目前則為國家公園保護區。    來自愛爾蘭、蘇聯、芬蘭、瑞士、印度、中國和台灣等國的訪問學人及家眷,齊聚一堂,互相交流。主辦單位非常用心安排,讓大家在這幽靜的園區,海邊散步、爬山、登高尋訪Point Bonita Lighthouse和參觀Marin Mammal Center。還在寒冷的夜晚,聽著海濤聲辦營火晚會。        每年被邀請的訪問學人各有不同的研究領域,又來自不同國家,因此第一天見面會各自介紹自己國家文化特色,可豐富大家的見聞。主持人還引導大家討論目前世界各國面臨的重大問題,總結出:恐攻危機、移民問題、貧富差距加深、房價居高不下、高齡化造成年輕人負擔過重等。大家對加州節節上漲的房價房租,和昂貴的物價咋舌,這樣的情形已是各國大都會的普遍現象,對於現代的年輕人真得是備感辛苦!他們的收入永遠追不上高不可攀的房價及物價,這是一個沉重又嚴肅的問題,而它卻是政治、經濟、教育、社會等因素錯綜複雜糾結的結果。        在這群優秀的學術菁英中,觀察到有年輕爸爸獨力帶著女兒到美國做訪問研究;也有年輕媽媽帶著兒子們來當訪問學人。從他們身上可看到,專業領域已無性別障礙,同樣地,教養兒女也是沒有性別差異。重要的是具備熱情與用心。不禁讚嘆年輕人的勇氣與能力,不自我設限則萬事如行雲流水般順暢。        第二天,由Advisory Board 成員 Katie Tremper的先生當領隊,帶領大家先到海邊看看當地的潟湖,了解其自然生態,領隊是自然生態專家,讓大家收穫不少。然後,沿著海邊的道路健走,去參觀Point Bonita 燈塔。在燈塔中,看到幾位高齡志工兢兢業業地介紹燈塔歷史,燈塔地處海邊高地,需步行一段路才可到達,其服務精神可嘉。當晚舉辦營火晚會,大家各自哼唱各國的歌謠,我也分享了台灣民謠「丟丟銅仔」,與會者都被其輕快的旋律感染,跟著哼起來。三天兩夜的相處,讓大家互相更為了解,也各自為其代表的國家做了一次不錯的國民外交。 Marin Headlands 海灘  …

Active aging through the socio-ecological model

Written by Hsueh-Wen Chow 周學雯 Monday, 23 July 2018 16:18
           I was very honored to receive the opportunity to conduct my research project in UC Berkeley, US in the academic year of 2015-2016. My project was supported by both the Fulbright-Formosa Plastics Group Senior Scholar Scholarship and The Top University Strategic Alliance in the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 What follows is a brief summary of the research and my personal reflections.   Research Populations of older adults are increasing dramatically worldwide, especially in Taiwan. Aging populations have major social and economic consequences. Such consequences can be mediated by active aging. Reducing sedentary lifestyles and increasing…

流連柏克萊:嬉皮、創客與旅行學者

Written by Shu-Ching Chen 陳淑卿 Tuesday, 07 November 2017 14:12
  拿到學位從美國回台轉眼已經二十年,這期間雖然時常來美國開會,進行短期研究,但總是來去匆匆,學校的教學行政研究壓力如影隨形,未能停下來聞聞路邊的花香。二十幾年前得到傅爾布萊特基金會的獎助,讓我能專心攻讀博士學位,一直銘感於心,此次再度獲得基金會的青睞,得到資深學者赴美研究獎助,格外覺得意義重大。二十年攸忽疾逝,我已從年輕新秀熬成資深前輩,這兩次赴美標誌著我學術生命與個人生命的不同階段,也交織著我對美國社會與文化的不同觀察,與對自己台灣社會認知的進化。   1993年我在傅爾布萊特基金會的贊助下來美國東岸攻讀博士學位,那不僅是我第一次來美國,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坐飛機離開台灣。初來美國,心情興奮而充滿好奇,儘管我的專業是英美文學,對西方文化已有一定的認知,但實際的日常生活接觸仍面臨許多衝擊,在地理、交通、金融、語言、人際關係、社交應對、上課方式、課堂生態等面向,都需在短期間適應,並迅速進入備戰狀態,那四年專心投入課業,對美國學術圈的認知多於對美國文化的品味觀察,一心只想早日完成學業,回國再執教鞭。
Page 1 of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