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bright 經驗流水談

Written by  Friday, 22 April 2016 14:07

 

Fulbright 最主要給我三州的回憶: Enrichment SeminarTulsa, OklahomaOutreach Lecture FundBoston, Massachusetts,以及學習駐足基地的Dallas/Fort Worth, Texas

 

一、Enrichment Seminar (四月1~42015@Tulsa, Oklahoma)

    我選擇的主題是「Old to New West: The Role of Land in Shaping the American Story」,最後公布在我的故鄉高雄的姊妹市Tulsa舉辦。其實隱約猜得到會是個在美國中部有原住民文化的地方。我很榮幸可以以一位不同文化背景的訪問學者,來認識美國境內曾是主流的文化,並同時和其他不同文化背景的訪問學者學習。這個活動非常符合Fulbright設立的「增進互相瞭解」的宗旨。以下五點為我對此活動歸納的心得收穫。

    1. 來自40個國家的學者齊聚一堂,雖然我能配對34國的中英文國名,但我不識象牙海岸(Cote d’Ivoire)、馬利(Mali)、波札那(Botswana)、白俄羅斯(Belarus)、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及波希尼亞及赫塞哥維那(Bosnia and Herzegovina)的英文國名,顯得自己仍孤陋寡聞、世界觀仍待加強。他人卻在小學時期就知道且記得1949這年中華民國撤退來台等蔣介石的歷史。這是我第二次多麼希望我的歷史與地理是雙語學習(第一次是大學的時候被德國人調侃不知原子彈炸廣島、長崎,不知道的其實只是廣島、長崎所對應的「英文單字」)。然而,面對拼音語系的世界主流,特別是拉丁語系,他們沒有「語言轉換」的挑戰,亦很多人不知其實有非拼音語系的語言,他們記得的可以是「Chiang Kai-shek」,我們卻要刻意去記Chiang Kai-shek其實是蔣介石,就算蔣介石是台灣及中國的特產人物。那更不用說,廣島、長崎等出了日本,我們就要刻意記HiroshimaNagasaki,才顯得有「世界觀」。而其實這只是單純語言的議題。


    2. 這次經驗最讓我感動無數次的是building mutual understanding。國家與國家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宗教與宗教之間、文化與文化之間、東與西之間、強與弱之間、傳統與現代之間。我們在不同地方上演一樣的生活劇場(如:水的需求、非我族類之間的分分合合),為「活著」而努力,是那樣的不容易。有句話說:「旅行是通往和平的道路。」我在最短時間內旅行了40個國家,當見證了伊斯蘭教、印度教、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東正教的信仰者能同桌共食、相談甚歡,體驗了和平無限的可能性。感恩William FulbrightTulsa Global Alliance的恩賜,讓我能參與其中。特別感謝我的晚膳招待Dr. Butkin,讓我能在基督教的復活節前參與猶太教的Haggadah Passover Seder儀式 ,紀念當初猶太人在埃及所承受的苦難,用蘇打餅表示逃難時等不及發酵的麵包,香菜沾鹽水表示淚水、用溢出的紅酒表示血染大地、用山葵表示當奴隸的艱辛。


    3. OK State最先是原住民領土,歐洲人入境後帶來飲酒習慣、疾病、騎馬、串珠裝飾等元素,並迫害原住民,至今政府在OK State設有39個原住民部落的保護區,但政府與部落對話不多。現代他們發現石油和經營賭場,我們以為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可惜州內貧富懸殊,教育、肥胖問題均為全美前十,學齡兒童有四分之一須忍受飢餓。


    4. 美國的The West 最具代表性人物有非洲裔美人、牛仔和原住民,但卻有不對等的公開資訊與地位。學者呼籲,別只看電影和媒體來學歷史!


    5. 這四天不論是教授、院長、校長,我們一起當了地球公民、討論地球議題,尤其大家一起在食物銀行(food bank)裡的盛陽寒風中做園藝及為需要的人把橘子打包裝箱,那樣殊途同歸的慈悲心,非常難忘。

 

二、Outreach Lecture Fund (五月2015@Boston, Massachusetts)

    藉由OLF補助少部分的旅費之機會,我先參加了在猶他州鹽湖城舉辦的International Meeting For Autism Research年會並發表論文。除了自己專業領域的增廣見聞之外,我看著台上的資深前輩學者們,開始思考自己的學術價值與定位。Fulbright提供我暫時遠離工作崗位,是個很好沉澱的時間與空間,也更加確定自己希望能以研究的角度深耕台灣身心障礙教育實務的方向與決心。鹽湖城是個認識摩門教的地方,我也藉此掀開了曾是我認為有著神秘面紗的宗教信仰。摩門教無疑是穩定猶他州州民很重要的力量。

 

    我的第二站是紐華克州Purdue University私人行程,去拜訪在Enrichment Seminar認識的一位由巴基斯坦來的Fulbright訪問學者,跟他學習他的藝術專業領域,也聽他分享很多巴基斯坦的文化故事。我總是能被不同的文化深深著迷,但同時更能認同自己文化的獨特性。

 

    第三站麻省Boston University,謝謝Dr. Angel Fetting邀請我去分享專業領域上的研究成果,並觀摩一個獲得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計畫案的研究團隊內部運作及開會情形。雖然我並沒有龐大的研究經費從事研究,但這個經驗讓我重新思考有多少資源、做多少事---如何妥善利用我有限的資源,開始建立團隊。

 

    第四站是參觀服務全美自閉症人數最多、迄今成立六十年的非營利組織The May Institute,共有五個自閉症學校、一間腦傷學校,提供自閉症與其他障礙服務、行為健康服務、間接學校諮詢服務及針對軍人家庭的服務。另有專業人員訓練和研究單位National Autism Center,整合文獻,推廣實證本位的教學和研究。在核心團隊會議中,我也分享台灣經驗,他們特別針對台灣的「入學成績較高的師培單位培育較高教育階段的教師」之情形感到有興趣。 

 

    在Boston的一週裡,我也有機會去認識這個全美最有歷史的城市,共有360餘年,為歐洲清教徒移民最早登陸並建設的城市。人文薈萃,有哈佛、麻省理工學院等著名世界大學,平均為全美人口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城市,人口密度高,生活水平高,外來移入人口仍持續呈上升狀態。我還意外發現,波士頓的自來水很好喝,原來該城市的水質是全美第一。

 

三、北德州大學訪問(一月~八月@Dallas/Fort Worth, Texas)

    Fulbright經驗當中,最熟悉的非學習駐足基地北德州大學所在地達福地區莫屬。德州曾經是獨立的國家,到處都能感受到其獨特的牛仔文化。又因Fort Worth是軍事重鎮,我有較多機會能深刻感受到這國家對軍人由衷的尊敬,人民聽到國歌和看到老鷹是會肅然起敬的! 而曾幾何時,在台灣已經很少聽到國歌了。

 

    在整個Fulbright的學習期間,我都在北德州大學附屬州立療養院裡的Behavior Analysis Resource CenterKristin Farmer Autism Center增進我的實務技能及進行研究。我特別佩服Dr. Rick Smith不慕名利,在州立療養院裡深耕) 30年,為的是要提升療養院內居民的生活品質(最主要是用行為分析的科學方法處理嚴重行為問題)及針對一千六百位服務人員提供金字塔式訓練,這是給我啟發最大的部分。而自閉症中心的Dr. Kevin Callahan及其幕僚,像是溫暖的家人,全力支持我的學習和研究,給我很大的發揮空間,我由治療師從事直接教學開始,再來擔任行為分析師規劃課程,接著即將進入核心團隊學習領導技巧,整個中心的know-how無私傳授,並且讓我加入研究團隊,共同發表研究論文。當另外一位台灣的Fulbright訪問學者成大電機系詹寶珠教授從University of Wisconsin來訪尋找跨領域研究靈感時,自閉症中心也是敞開大門歡迎。一切的學習機會和他們提供的支持,我感激萬分。

 

    我很珍惜能擔任Fulbright 訪問學者,更對所有遇到的貴人之協助銘感五內。希望未來有機會,能有幸再有文化與專業雙重學習的Fulbright經驗。

Read 1342 times Last modified on Tuesday, 17 May 2016 13:31
Rate this item
(0 votes)
More in this category: 美國麻州小學就讀記 »